真力时瑞士手表

机芯原型制作大师Johan

机芯原型制作大师Johan

19世纪,在瑞士制表业的摇篮小城力洛克(Le Locle),真力时的创始人乔治斯•法福尔-杰科特(Georges Favre-Jacot),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制表匠,在他脑中只有一个的念头:创制出前所未有最精确可靠的腕表。

他很快意识到,为了实现此目标,便需要革新腕表的制作方式。因为在当时,不同专业的工匠分布在各类独立的小工坊中,彼此之间并无实质联系。因此,人们很难改良复杂的钟表机械装置,因为里面的每一个零件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彼此之间密不可分。

从1865年起,乔治斯•法福尔-杰科特建造了
宽敞明亮的大楼,将所有制表专业集中在一个
屋檐下

因此,从1865年起,乔治斯•法福尔-杰科特建造了宽敞明亮的大楼,聚集所有制表工艺。史上第一家制表厂由此诞生。将所有制表工序集中在一个屋檐下标志着向制造复杂腕表迈进了重要一步。这一举措很快取得了成功。力洛克制表厂向全世界发送当时最可靠、最精准的腕表。还仅仅在19世纪时,真力时就以生产机械性能卓越的腕表而享誉世界。

Module « Gravity Control », Academy Christophe Colomb

“重力控制”模块,Academy尊贵系列哥伦布腕表


Disque de phases de lune

月相显示盘


Composants en cours de réalisation

正在制造中的零部件


时至今日,全世界仅有几家制表品牌可以使用制表厂的名称,因为拥有这一称号意味着品牌内部必须掌握设计制造机芯与时计的全部生产工序。也正是这种对于制表技艺的完全掌握才使真力时制表厂可以超越行业内束缚,以自由的精神创制出非比寻常的机械腕表,成为制表史上的一座座里程碑。这个以星辰为标志的品牌至今已拥有300多项专利,共开发出600种机芯,如极具传奇色彩的El Primero机芯或“重力控制”系统。

无论是航海表、怀表还是腕表,真力时都是精确计时的代名词。真力时至今已获得2333项各类计时比赛大奖,成为在精确计时领域里获奖最多的品牌。不论是简单的腕表还是功能复杂的腕表,不论是传统腕表、运动腕表或是现代腕表,不论是男装腕表还是女装腕表,真力时涉及的领域涵盖所有的复杂功能和风格,从而满足不同品味的不同需要。

天生不凡

一个半世纪之后,真力时制表厂一直安守在品牌的诞生之地,今天已成为容纳80种工艺的制表厂。在众多的工坊中,只有一间能以其自身为命名灵感:那就是献身于高级制表领域的工坊。正是在这间工坊内制造出一件又一件最独具品牌特质的腕表作品,这些作品既融入了最前卫的技术创新又同时保留了传统的制表工艺。

一直都从未离开过品牌的诞生地,
今天的真力时制表厂涵盖了80项制表专业。

一张工作台前,一位制表匠人正在把他花了数周时间组装而成的机芯上几百个零部件逐一地拆下来,他这样做是为了检查部件间是否能够完美地嵌套在一起。在距他不远的地方,几乎每一个被拆下来部件都在被调节、倒角和修饰。所有工序当然都是手工完成。随后,制表匠人再耐心地将机芯重新组装、检查、清洁,或者将整个过程再重来一次。工坊的另一个侧,其他灵巧的手将机芯进行封装,剪掉一段上链装置的调整杆来进行千分之一米的微调;调整指针的曲线,使之呈现最佳的美学效果。


如果说这些十指如金的手工匠人凭借精湛的技艺和无比严格的操作令人神往,不能忘记的是这项工作是极为漫长的,甚至在数月、乃至数年前就已启动。当绘制出最初的草图、或者产生了某种构想,打算制造某种真力时独有的复杂功能或新颖机械结构,许多工坊就此行动起来。技术部、工程部、设计部和研发部携手合作,共同参与到制造一枚无以伦比时计的过程中。每一个元素,即使极其微小,在这里也会变得非常重要。因为要想制成完美运转的腕表,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 乔治斯•法福尔-杰科特

    乔治斯•法福尔-杰科特

    创建制表厂

    1865年,乔治斯•法福尔-杰科特建造了宽敞明亮的厂房,将所有制表行业集中在同一屋檐下,进而创建了制表厂。

    了解更多请参看此页
  • 指挥官Winsor温莎腕表

    指挥官Winsor温莎腕表

    独一无二的组合

    最精确的系列生产机芯每小时高频振动36'000次,并结合了另一项新颖的复杂功能:年历。

    了解更多请参看此页
发现
go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