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查理斯‧維爾莫(Charles Vermot)是一位高瞻遠矚的製錶師。當首批El Primero機芯在50年前面世時,他正是其中一位參與其中的製錶師,堪稱此款備受推崇的機芯的精神之父。隨著石英機芯的推出,El Primero機芯於1975年停產,維爾莫親自承擔起為下一代保護El Primero的責任,他寄望Zenith有一天能夠再次生產這款特別的機芯。

查理斯‧維爾莫有一個絕妙的主意,他秘密地收集所有用於生產每一枚El Primero機芯零件的技術方案和工具,並妥善藏於Zenith錶廠閣樓一處塵封已久的隱秘之地,法語中稱為「grenier」(有「閣樓」之意)。 這個閣樓就如一個靜待人發現的時間膠囊,象徵著El Primero令人記憶猶新的回憶,也是此機芯未來的守護者。十年之後,維爾莫的勇敢之舉成為El Primero重生的基礎。

1984年,這位平凡的英雄讓Zenith得以再次生產品牌的傳奇計時腕錶。

他每晚偷偷藏起各種衝壓機(共150種,重量超過1噸)、技術方案、凸輪和切割工具。他仔細地將每一枚零件和每一種工具記錄在一個活頁文件夾中,並藏於錶廠被人遺忘的閣樓。1978年,Zenith易手。新主人深信機械製錶會有捲土重來的一天,其他製錶品牌均求助於Zenith錶廠,因為只有Zenith能製造如El Primero一樣精準可靠的計時腕錶。

但是,如果缺乏模具、技術圖紙、技術方案和工具,又能做甚麼呢?當時更缺少製錶師,他們要不已經退休,要不就在當時遭到解雇。
此時,查理斯‧維爾莫向新的管理層送上一個大木箱,箱內正是他在過去九年違令的證據。他並沒有必勝的信念,只是單純地履行自己的職責。1984年,這位平凡的英雄讓Zenith得以再次生產品牌的傳奇計時腕錶。

El Primero的故事

機芯播客